TB前卫网

TB前卫网店铺大全为您精选最好的精品店铺导航,欢迎您。收藏本站

陈粒:我想要未知的疯狂

栏目:感悟人生   发布时间:2017/05/27   来源:时尚先生   编辑:esquirecn




现在站在台上,永久觉得周围安安静静
我要一动不动地高潮,或许是流泪






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魔力,张扬又有气力。让人情不自禁地就会把眼光落在她的身上,寸步不离。“我的文身是写意。”她说。








ESQ:最近在忙啥?
陈粒:天气热了,演唱会开始多起来了,还有音乐节啥的,渐渐就都开始了。我得减肥了,给自己做好上台前的筹备。


ESQ:一年你唱过量少场,自己有统计过吗?
陈粒:今年的还都在规划中,不了解会产生啥。去年个唱20场吧,还有音乐节、演出啥的, 加起来有50场吧。天哪,听起来好可怕。真的阅历下来也并没像这个数字看着那样辛勤,我也是挺能跑的。


ESQ:还记得自己是从啥时候开始唱歌的吗?
陈粒:上高中参加学校的歌唱竞赛。先是大家在一块儿玩的时候发现我唱歌还不错,正好那个时候学校里有个唱歌竞赛,我就去了,再后唱歌竞赛都是被抓去参加的。好像不对,是再小的时候有上台唱歌的任务,就是感觉挺“幼稚”的儿童节目,伴歌伴舞那种,我很小开始就被抓去唱童声。我从小是文艺委员,一个人承包了画黑板报,这样的活儿一直都是我的,唱歌啥的也就没觉得有啥特殊。


ESQ:不知不觉就把唱歌当事业了?
陈粒:小时候唱歌是锦上添花的事儿,我之前的生长规划里面完整没把唱歌当做一个自己未来的选项。真正唱歌、写歌是上大学的中段,大二那年,我学了一点点吉他,有个乐队,那算是真实的开始。


ESQ:你最初的成长规划是……
陈粒:没有。谁小时候不是在玩玩玩中渡过的。老师不都在说,你们现在好好读书,上了大学就轻松了,听了他们的话,我就考了个名望大一点的大学,给自己争夺一次继续玩玩玩的机会。


ESQ:这样从贵州考去了沪?
陈粒:是,考得还不错,我不是学霸,属于小聪慧那一类。上大学那会儿我抉择把唱歌当做职业了,做这个选择,我也是做足了心理筹备的。


ESQ:具体说是?
陈粒:把唱歌当职业之后可能会过得尤其惨,无非我又完整不能招架这么一件好玩的事儿,那就干吧。到目前,我的人生里面还没阅历过找工作上班。


ESQ:选择了唱歌以后动摇过吗?自己有变化吗?
陈粒:历来没有动摇过。要是说变化就是自己变得安静了。多是周围的人太活泼了,把动的那部份元素给分担了,我就被迫安静一点,这样世界仍是平衡的状况。之前我挺享受喧哗和热烈的,毕竞开始做的是一支摇滚乐队,在livehouse演出。时间让我渐渐爱上安静,现在走上台,无论台下啥情景,我感觉全场是静静的。我要一动不动地高潮,或许是流泪。



落肩丝绒长外套
落肩丝绒长外套 RICOSTRU







戴上隐形牙套对我来讲是去年的一件大事
影响说话,影响唱歌
他人都学我戴着牙套说话的声音


ESQ:你的歌迷大概是啥模样,自己注意过吗?
陈粒:大部份仍是小孩子,然而偶尔会有很大年纪的人来看我演出。有一次在唱完的次日,高铁车站遇到了一对四五十岁的夫妇,他们告知我是专程从外埠来看我演出的。当时我的感觉就是,哦尊长,我要好好做人。心里紧张,毕竞是人生经历要比我丰厚那末多的人……


ESQ:面对同龄的朋友你就不紧张了吧?
陈粒:确定不紧张。到现在我大部份的朋友仍是中学时的玩伴,音乐圈子里面的人反倒是认识不多。我向网友征集歌词,然后有些写词的人就渐渐成为了朋友,现实社会里面交朋友风险挺大的,要一次次地试,看看他/她会不会踩到我的雷点,会不会性情不合。写歌词的人由于你先看到了文字,就会明白他/她是啥样的性情,尤其保险。我相信能写出那样文字的人,必定很好玩。


ESQ:你的雷点呢?
陈粒:太多了,我怕戴美瞳的人,怕网红平眉,怕在歌里面硬生生加入童声。要说起来音乐方面的,那雷点几近无穷多,我太敏感细节了。


ESQ:小时候你不就是唱童声的吗?
陈粒:我那是去独唱啊,不是造作地加入和声!我不喜爱刻意的东西。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我坚持我的,可能在他人眼里也很可怕。


ESQ:会跟他人去沟通吗?
陈粒:沟通对我是件对比奇异的事。通常我不爽的时候是说不出话来的,眼泪打转,我只会判断,不会沟通,需要他人帮忙。



我觉得自己是网瘾少女
白色衬衫 Lanvin
白色长裤 M essential




我觉得自己是网瘾萝莉,弄音乐的
挺封锁的,自己闷着工作


ESQ:有没有啥可让你放松的?
陈粒:游野泳,在水里可以恣意舒展。出门遇到干净水面我就想往里跳。


ESQ:你是个做事有规划的人吗?
陈粒:我的时间过得特别疏松,有规划也变为没规划了。无非我是挺自律的,多少时间挥霍在沙发上,多少时间做了没成心义的清扫自己都了解。通常20分钟就换一件事情做,静或者是闲下来的时间过久,人会虚。我正在学长笛和日语,不是尤其严肃地学,日文歌很好听啊,逼得我,反正就是做些细细碎碎的事。今年我还有个谨慎愿,但愿能达成。


ESQ:是啥?
陈粒:做家具。现在只是买了一点点油泥,自己捏,捏出形状送到家具厂请他们放大做成模型,只是进度迟缓而已经。我在街上看到美观的东西都尤其贵,明明是自己也能够做出来。再贵的东西也是不完善的,可能被我做出来一团糟糕,但总要做出来看看吧。我挺喜爱自己动手的,省事,许多东西没必要挥霍掉还能继续应用,还能益智动脑,防止……


ESQ:防止老年痴呆症。
陈粒:对,是预防,我喜爱动动手开发一下自己,尽可能不痴呆。还有,一个人为何需要那末多的东西,不用的东西没必要都扔掉,可是拿来做别的用处的,希望我可以从骨子里面更环保一点。


ESQ:你眼里的陈粒是啥样的?
陈粒:网瘾萝莉,弄音乐的,挺封锁的,自己闷着工作。


ESQ:那不工作的时候呢?
陈粒:任意长胖。




黑色背心 Alexander Wang


编纂 暖小团

摄影 王龙伟(1986 Studio)
采访 Mino

造型 傲寒

灯具提供1986 Studio












【公众号】:时尚先生
【微信号】:esquirecn
【微宣言】:时尚造就先生,先生定义时尚。

下一篇:新华社辛识平:“一带一路”何以拨动世界心弦
*版权声明及防欺诈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