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前卫网

TB前卫网店铺大全为您精选最好的精品店铺导航,欢迎您。收藏本站

那些爆红的XX48少女团体到底是做什么的?

栏目:影视娱乐   发布时间:2017/04/29   来源:南都周刊   编辑:nbweekly

团体







中国的四座城市里
GNZ48。摄影 | 张志韬


每一周五、六、日,中国的四座城市里,这些女孩子会在专门为她们搭建的星梦剧场公演。类似的场景也呈现在日本五座城市,还有雅加达、曼谷、马尼拉和中国台湾台北。这些统称为“48系”的女子集团,到底有啥来头?
文?陈靖编纂?陈显玲



从“广州东站”地铁站出来的中泰国际广场。一栋商厦的二层有一个LED屏,旁边绿底白字的横幅写着“GNZ48星梦剧场”,“3F”。一层大堂,很多人脖子上围着写着偶像名字的应援毛巾,一小撮一小撮会萃在一块儿聊天。此时离GNZ 48的下一场表演还有一个小时。

三楼剧院。红色玫瑰衬底的横梁上用英文写着“GNZ 48 THEATER&VILLAGE”。剧院门口有一面挂着成员照片的墙,墙后面就是观众席。第一排的观众离舞台只有两米不到,即便坐在最后一排也能清楚地看到表演。
台上的女孩子们错落地站成三排。统一白衬衫加领结、西装学生外套、格子短裙、短筒袜加皮鞋。这样的制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日本街头的女高中生。
在表演中间的自我介绍和粉丝互动环节,当一名成员说出自己名字以后,台下会有人喊“se~no~”的口令(日语,同中文“豫备起”的说法),接着台下粉丝三五成群,向台上的偶像喊出早就磋商好的口号,为她“应援”。
“应援”的说法来自日本,指的是粉丝们在演唱会上为自己喜欢的明星加油打气。在粉丝圈子里,这样的“应援”也被称为“CALL”。成员的人气可以从“CALL”的次数和声量得到反应。
音乐响起,台上的女孩子们一只手举着话筒,一只手做着跳舞动作,裙角随着节奏摆动。她们面带微笑,唱的歌曲曲风明快,展示出自己最“元气”(踊跃向上)的一面。台下的粉丝们整齐地挥着荧光棒,随着节拍喊“CALL”,恍如就是音乐的一部份。虽然没有能够听出来“CALL”的内容,整齐澎湃的声浪已经足以将现场的气氛推向高潮。
向粉丝讯问后才了解,演唱进程中喊的“CALL”是官方统一的,内容是一些日语单词。不懂日语的粉丝通过注音也能够轻意学会这些单词的发音。
每一周五、六、日,中国的四座城市里,女孩子们都会在专门为她们搭建的星梦剧场公演。类似的场景也呈现在日本五座城市,还有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泰国的曼谷、菲律宾的马尼拉和中国台湾的台北。这些女子组合可以统称为“48系”。由表演现场曝光出的日本元素,不难料想,这一切的起源地就是日本。2005年,56岁的秋元康推出了第一个“48系”组合——AKB48。

在剧院表演
GNZ48在剧场表演。摄影 | 张志韬


秋元康的野心
秋元康并无完成他在中央大学文学部的学业。他的大部份时间都用来写台本。这是他离开学校,进入电视台工作的契机。1981年,他首次以作词家的身份出道,陆续写了很多歌词。
二十来岁,恰是充溢干劲、设法灵便的年代,秋元康并无一味埋头写作。1985年,在一档叫做《傍晚喵喵》的综艺节目中,秋元康以制作人的身份缔造了他的第一个女子偶像组合——“小猫俱乐部”。
《傍晚喵喵》周一到周五在富士电视台播出。节目招募女高中生做节目助理,激励渴想表演的女生到电视上展示自己。招募的标准其实不在于表演水平,任何人都有机会登上舞台。这打破了当时演艺界至于专业性的呆板请求,正好逢迎了群众的审美需求。
跟着节目收视上升,1985年7月5日,小猫俱乐部发了第一张唱片。1986年,组合的人气到达顶峰。当年,日本最著名的音乐榜Oricon一年52周排名中,小猫俱乐部有38周位居榜首。
惋惜好景不长,组合内成员关联恶化,节目收视率回冷,小猫俱乐部在1987年正式解散。9月20日,她们在代代木第一体育馆举行谢幕表演。
这一年,秋元康29岁。常言“三十而立”。面临人生的新阶段,秋元康抉择从新起程。1988年,他去了纽约。那是文娱业的中心,没有人不想在这个繁荣热烈的城市历练一番。他想拍电影。到美国后,他和朋友一块儿拍摄了《无家可归》(HOMELESS)。秋元康担负企划、脚本和制作人,缇幸彦导演。但是,这部电影乃至没能够在院线上映。纽约的电影梦破碎后,秋元康还在日本执导了几部电影,但并无取得认可。
泡沫经济决裂后的日本,年青人的梦想好像都遥不可及。秋元康也从新思考梦想是啥。他打算借助文娱业,给这个略显灰色的年代,也给自己一些激励。成心无心,他又回到了原点,再次担起了制作人的大旗。
2005年,AKB48成立。这个大型女子组合与当年的小猫俱乐部十分类似,都由20岁不到、没有成熟表演经验的女高中生组成。12月,在日本东京秋叶原一个不起眼的剧院里,AKB48举办了首次公演。公演前,的媒体交错闪烁的镁光灯让台上的小姑娘们特别兴奋。但是真正开演时,台下只有七位观众。2007年,AKB48首次登上了红白歌会(日本NHK举行的跨年晚会)。这对AKB48是重大的确定。组合的人气逐步积累。评论家中森明夫向NHK分析,AKB48早期,公演和宣扬都需要花费大量资金,常人会畏于两年半的巨大投入,及时止步。“AKB48卖座的缘故就是它坚持下来了。”AKB48的胜利不是一晚上爆红。她们通过每一天的表演不断成长,从无名氏一步一步迈向更大的舞台。进程艰巨,梦想终究能够实现。这是秋元康想要转达的信息之一。
在AKB48发展的同时,秋元康开始了更大的规划。他给这些女孩子定的梦想毫不是登上红白歌会而已经,他要让她们走向世界。秋元康打算将AKB48打造成一个文化产品,像电视节目模式同样推行到世界各地,发生“纽约48”“巴黎48”这样的组合,编织一个全世界的48网络。

秋元康和他的团队与熟悉娱乐产业
GNZ48粉丝流动。摄影 | 张志韬


复制AKB48
2009年8月,秋元康和他的团队与熟识文娱产业的律师、广告专家开会,切磋将AKB48模式化,并作为知识产权贩卖的事宜。
电视节目最早采取模式贩卖的商业模式。所谓的模式,就是节目制作的流程、技能和创意。将其汇编成一个制作指南,即成为业内人士口中的“圣经”。《奔跑吧,兄弟》就是购买国外的电视节目模式以后,在“圣经”和原创团队协助下制作的。
律师建议为AKB48模式定下明确的规则。只要依照规则来,就可以在任何处所复制AKB48。秋元康总结了11条:
1)能够见面的偶像
2)歌曲由秋元康选曲、作词
3)表演服装为制服
4)举行“握手会”
5)通过粉丝投票提拔成员
6)分三个小组,每一组16名成员
7)向观众展示偶像成长的进程
8)采用组内竟争制:成员之下招募学员,优良学员将成为成员,优良成员可以离队发展
9)成员以十几岁的女生为主
10)组合命名的策略是“○○○48”
11)公然招募成员
当年10月,秋元康带着AKB48及工作人员参加了法国戛纳音像制品展销会(MIPCOM)。在这个会萃了世界各地电视台、文娱公司制作人的文化产品市场上,秋元康展现了他的“AKB48模式”:“(AKB48)透过电视、网络及剧院,既是一场生存竟争游戏,也可看做向往成为明星的女孩们的纪录片。”虽然如斯,AKB48的复制规划仍是在日本国内履行:名古屋有SKE48,大阪有NMB48,福冈有HKT48,新泻有NGT48。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也纷纭效仿。2011年,印尼雅加达成立了JKT48,次年在沪有了SHN48。2016年,泰国曼谷的BNK48,菲律宾马尼拉的MNL48以及台北的TPE48也开始了演艺流动。
这些都是得到AKB48官网承认的“特许经营团队”,采取前面提到的经营模式,同享AKB48的曲库。
中国的48团队发展得特别迅速。2012年沪SHN48成立后,第二年便有了专属剧院。2016年北京、广州分别成立BEI48和GNZ48,2017年则有了沈阳SHY48。
中国最先成立的48系女团SNH48以日本AKB48的姐妹团身份出道,由沪丝芭文化传媒公司负责运营(后称“丝芭”)。2016年4月20日,BEI48和GNZ48成立。一个多月后,6月9日,日本方面宣告SNH48本土运营违背了契约,并称BEI48和GNZ48与AKB48没有任何关联。SNH48官网在AKB48官网上的链接被删除了。这是中国48系与日本48系的正式破裂。
本土化是48系能够在不同的城市立足的紧要,其核心是“能够见面的偶像”,偶像和粉丝之间需要有频繁和深度的交换。这就请求48系的表演内容和运营方式都尽量贴近当地的粉丝。
SNH48初期歌曲来自AKB48曲库,只是将歌词翻译成中文。剧院表演的流程也学习AKB48。然而,丝芭逐步尝试本土原创歌曲。这与秋元康一开始肯定的AKB48模式的规则相悖。2016年3月,SNH48发布了首张原创专辑《源动力》。这恍如就是SNH48脱离AKB48的通知单。
4月份,BEI48和GNZ48的成立进一步深化中国48系与日本48系的矛盾。8月份,丝芭创始人王子杰接受《21世纪经济报导》时说:“没有竟争的情况下,差不多运营到三年,开区域分店就很快了。用户体验不是病毒,但会沾染,我们的运营模式复制到其他省市其实不难。”他对秋元康在全球首要城市成立48组合的鸿愿并无多大认同感。中国的市场就已够大了。他需要深耕的是中国的女团市场,没有必要受日本节制。
丝芭的一名工作人员曾经对腾讯文娱的记者强调,“(SNH48和AKB48)只是曲库同享”。二者最大的区分体现在运营模式上,AKB48的运营模式是扩散的,秋元康和他的团队只负责内容,AKB的成员与其他经纪公司签约,唱片发行、剧院运营都有专门的公司运作。而丝芭的运营模式是整合的,内容、剧院、唱片、演出、周边商品贩卖等都由丝芭负责。SNH48的成员全体与丝芭经纪公司签约。
秋元康但愿通过内容把控48系,王子杰则但愿在中国树立独特的48系生态。两个文娱掌门人各有自己的打算,各奔前程的一天早晚会来到。

的一日店员活动
SNH48的一日店员流动。图片来自@SNH48


应援会
48系被称为养成型偶像,即成员在表演还没有成熟便出道,一边培训一边表演,让粉丝见证成员的成长进程。这其实也是粉丝养成的进程。
阿奇刚刚成为GNZ48的粉丝。就在接受采访前两周,他来到广州找工作。在广州东站下火车以后,他在左近的商场闲逛。当时他其实不了解GNZ48是啥,只是好奇地在剧院前面看看。剧院前的曲面LED上播放着GNZ48的表演片断,其中一个女孩吸引了他。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阿奇带着玩笑的口吻向南都周刊记者描写他当时的心境。回到酒店,他就开始用手机百度GNZ48,一张一张地看成员的独照。花了半个小时,他才了解他喜爱的那个女孩叫做王盈。接着,他搜寻了王盈的微博、贴吧,加入了她的粉丝应援会Q群。他尤其喜爱王盈古灵精怪的性情。
粉丝应援会就像一个架构清晰的组织。有人拍照,有人录视频,有人写案牍,有人组织线下流动。采访当天正值成员孙馨的生日公演。她的应援会组织部份粉丝在剧院门前发放荧光棒等应援物品。这样是为了保证公演当天,台下所有人都能挥动着荧光棒。应援会但愿给偶像留下最美妙的生日回想。
阿奇说他和群里的人很快就打成一片。由于他是“死忠粉”,大家都对他很热忱。在群里,大家的话题都跟自己喜爱的偶像相关,譬如她今天发了啥微博,去哪里参加流动,现场互动时要为她喊啥样的“CALL”等等。阿奇现在每一天都要去看王盈的微博,然后跟群里的小火伴讨论。由于学校课程已修完,他周五、六、日都会到GNZ48的剧院走走,和其他粉丝聊天。
线上线下的粉丝群流动,激起了延续介入的热忱。到剧院看公演是粉丝的私人集会。另外一位粉丝阿星每一次看完公演都会和对比要好的几个小火伴一块儿吃晚餐。“能认识到许多兴致相投的朋友也是成为48系粉丝的益处,”阿星说道。
很多粉丝会在贴吧和哔哩哔哩视频网上回看偶像的旧资料。粉丝称之为“补档”。几近每一个新粉丝都要阅历这么一个进程。看到自己喜爱的偶像曾青涩的表演,粉丝们更能够感觉到偶像的成长,因而期待看到她们有更大的成长。
每一次看完剧院公演后,阿星都要回去再看一次视频。他是刘倩倩的粉丝,时常和应援会里三四个会剪视频的小火伴一块儿,把刘倩倩的画面单独剪出来,做成合集上传到哔哩哔哩视频网上。这样做能够利便新粉丝补档,尽快知道偶像的点滴,也可以让更多的人看到偶像的表演,吸引更多新粉丝。
粉丝的这些付出没有酬劳,完整凭酷爱自发行为的。一名不愿意留下名字的粉丝说:“偶像至于他其实不是一个崇拜的对象,也不是许多人推测的一个性空想对象。对他来讲,更像一个同行的火伴。”
48系粉丝与一般粉丝不同的是,他们还会催促偶像提高自己。每一场公演后,成员们会站成一排与粉丝击掌,送粉丝们离开剧院。这个时候,有的粉丝会低声向自己喜爱的偶像提意见,告知她哪里可以做得更好。还有的粉丝会在微博的评论留言,催促偶像好好练习。


系能让粉丝心甘情愿地付出时间
SNH48握手会。图片来自@SNH48


粉丝经济
48系能让粉丝心甘甘心地付出时间、精力和金钱,自然有其经营的诀窍。最首要的是让粉丝与偶像互动,给他们足够的介入感。公演、握手会和总选举堪称“三大法宝”。
GNZ48每一周都会在星梦剧场演出。演出结局后,所有表演的成员会站成一排与粉丝击掌。“只要你想看她们,她们必定在这里,这是其他明星没有办法给到粉丝的”,逸彦在剧院门外说道。很多外埠粉丝特意坐车来看公演。小黄几近每一周都从湖南赶过来,往返高铁费600。如果时间富余,她会选择普通列车,然而单程就要7个小时。
48系公演门票低廉,普通的站票和坐票都是80元,VIP席是168元。剧院第一排中间的三个超级VIP座则采取竟拍的情势出售。普通门票其实不盈利,然而竟价拍卖展示了公演的商业潜力。
超级VIP座主要以积分的情势进行计价,竟价的平台是GNZ48的网上商城。
在这个商城里,粉丝按积分的多少被分成为了五个等级。3000积分可以成为“小丝瓜”;8000积分可进级为“银丝瓜”;20000积分换得“金丝瓜”的名号;60000积分能让你提升为“白金丝瓜”;而最高等级的“钻石丝瓜”需要损耗120000积分。每个积分代表了粉丝在网上商城消费了一块钱。
每一周三下午五点,超级VIP座开始竟价。公演票务网页上竟拍出最高价的公演是3月26日SNH48 S队李宇琪的生日公演,粉丝以226326积分拍下了超级VIP票。特殊公演的超级VIP票拍出价格常常比普通公演要高。
小黄表示超级VIP的座其实不必定是观看表演最佳的位置,只是你的偶像能够看到你,其他粉丝也可以看到你。她推的偶像其实不是团里的top(人气成员),有一次她坐了超级VIP,却被人怀疑是由于亲友关联才来捧场。“我以后陆续坐了二十几回超级VIP。我要让其别人了解她也是有粉丝的!”
用积分确切不够有竟价的实在感。每组新公演的首场会采取现金竟价方式。粉丝们需要在168票价的基础上加价。一名留着绿色短发的粉丝走了过来。她穿戴粉红衬衫,围着高源婧的应援毛巾。她当天拍下了超级VIP,手上抱着一包刚买的“大闪”(荧光棒),共30根。她说,每根荧光棒只能亮2到3分钟,所以她要不停地换。她要让台上的偶像每一次看她时,手上的荧光棒是明亮的。旁边的粉丝介绍说她曾经出价5000元拍下过一次新公演的超级VIP,而且这周是从美国飞回来参加周日的握手会的。她忙笑着叫他人不要宣扬她了。
网上商城最首要的商品是唱片。买唱片是取得握手券和投票券的最直接的方式。唱片分78、278、588和1680四个档次。78元的唱片里会最少附有一张生写(未经修图的成员写真照)、一张握手券和一张投票券。1680元的唱片中则包括了48张投票券,平均下来每一张投票券35元不到,远低于单买一次投票机会的价格。1680元的唱片在总选举前是大热的商品。
2017年3月11日,南都周刊记者参加了GNZ48的Team Z在广州岗顶举行的握手会。这次与常规握手会不同,是一次“全握”,即粉丝可以跟Team Z全体成员握手,然而不能一对一握手,也不能自由延长握手的时间。一张握手券就可以进场握手。很多粉丝手上拿了一叠握手券,握了一次以后再继续排队入场。
握手以前需要用消毒液清洁双手。GNZ48的成员一字排开,粉丝按着顺序与每一位偶像握手。她们伸出双手,轻轻地握着粉丝的手,微笑地道:“辛勤了。”有的粉丝也会跟她们说“辛勤了”。
现场一位56岁的日本人说,他了解GNZ48的Team G和Team NⅢ所有成员的名字。他很早到场,占了第一排中间的位置,托着一台佳能单反。虽然忙着拍照,他的黑色背包里仍是装着两根电子荧光棒。同时,他还留心着“口袋48”(中国48系的官方APP)上剧院表演的直播。
握手时,他用日语跟偶像们说“辛勤了”。我问他为何不是AKB48的粉丝。他说,AKB48在日本粉丝实在太多,很难买票。加之工作的缘故,他时常在广州,因而就成了GNZ48的粉丝。沪的SNH48他也了解,但能时常见面更易留住粉丝的心。
握手券更多用于常规的握手会——单握,即粉丝可以与一名团队成员握手,面对面交谈。丝芭规定,一张握手券能够和一位成员握手10秒,一次至多可使用12张握手券。换言之,如果想和偶像有更长的相处时间,粉丝要多买唱片。有的粉丝握手以后还会继续排队,尽管每一次至多只能握两分钟,但丝芭至于握手次数并无限制。
4月9日,GNZ48在星梦剧场所在的商场里举办了握手会。小黄已算不清自己排了多少次队,她只了解自己应当用了100多张握手券。其中80张是她自己原本的,从其他粉丝那里买了20张,还有些他人送的。她还得到了12张签名和2张合影。签名和合影也需要用券换取:一次性购买10张唱片能取得一张签名,20张则可以得到一次签名和一张合影。
总选举是粉丝实力的比拼,粉丝投票数抉择了成员的排名。从2014年开始,每一年举办一次总选举。前两年只有SNH48一队参加。2016年,SNH48、BEI48和GNZ48三地齐聚沪。选举现场将公布每一位成员得到的粉丝票数。这个排名将直接抉择成员的工资。公司手中的演出机会、宣扬经费等资源也会向排名靠前的成员歪斜。
依据丝芭官方公布的数据,2014到2016年三年总选举中,名次前16的成员得票总数分别是134,816票、521,287.2票和1,233,116.5票。三年间迅速飙升的数据反应了48系在中国人气的积累。每一张投票券35元,丝芭在2016年最少能取得43,159,077元收入。
为了刺激粉丝投票,总选举结果公布以前有一次中期票数公示,终究还会公布前48名成员的“单推王”(即为某一成员投票数至多的粉丝)。“单推王”能够取得偶像亲手写的贺卡。
小黄是2016年GNZ48成员罗寒月的单推王。由于GNZ48在2016年4月才成立,而总选举7月就开始了。短短三个月,GNZ48还没能够累积足够的粉丝。小黄一开始也不打算在投票上投入太大精力,但在7月2日的拉票会上,她再一次被偶像感动。“我看到她当真为表演筹备,为自己的失误流泪,我才了解她是很努力的,”小黄回想道。
因而,她拿出了她从前兼职存下的积蓄,一口气买了10张1680的唱片。然后又从其他粉丝手上零散地买了一些票。那10张唱片她只留了一张,其他都扔了。投票券才是最首要的。
“在总选举投票期间,所有粉丝都以35元为单位计算每一天的开消。今天吃饭吃掉了一票,明天又要吃掉一票。有时候想一想不打车能省35元,多投一票,我就会走路或者搭公交车”,小黄说道。
作为学生党,她投票的钱基原本自兼职和打工,还有一部份是家里给的伙食费。她说,平均下来,每月花在GNZ48的钱在8000元到10000元之间。由于48系粉丝群中不乏富二代、企业管理层等“土豪”,她从没想过自己能够成为“单推王”。她说,这是自己和偶像的一种缘分。之所以为偶像投票是由于想帮她一把,不要让她由于票数问题失去站在舞台上的机会。“固然,如果能让她离top近一些就更好了。”
这些钱值不值?这也是小黄时不时会反思的。在GNZ48以前,她从没为任何一个明星投入如斯多时间和金钱。她平时对自己对比严格,作业和学生会的工作都踊跃投入,陷溺偶像和她对自己的期待不符。她也纠结,辛辛勤苦攒下的钱为何不花在自己身上,而要花在偶像身上。毕竞,偶像,不论自己多么喜爱,等她毕业以后,两人的人生不会再有交集。那末现在的付出值得吗?尽管犹豫,然而为偶像应援仿佛已经成惯性。
“这些钱也不能说挥霍了。为同样东西这样疯狂也是人生的一个可贵阅历。我反而不但愿之后回忆起来抱怨自己没有做想做的事。对于投入,其实也是实事求是的。我自己努力攒的钱,其实不会影响到家里。”这是小黄思考的结果。


系有四个地方团队
GNZ48表演互动。图片来自@GNZ48


贩卖梦想
中国48系有四个处所团队,官网列出了255名成员。2017年还开展了八期生的招募。“梦想、汗水和坚持”是丝芭为这个大型女子偶像组合写下的文化理念。255个萝莉有着各自的梦想,不同的渴想。具体是啥其实不关键,首要的是她们用一次次的练习,一场场的表演,向人们展示向梦想进发的姿态。
小一是一个动漫迷。她在看《AKB0048》的时候就尤其喜爱动漫里那些可爱、努力的女孩。后来听朋友介绍这个动画里在现实中有原型,她才开始知道AKB48这个组合。“她们做的事情很棒。她们的努力就很值得喜爱和支撑。”小一从那时起成了AKB48的粉丝。“AKB48在中国有了姐妹团队,还在广州有自己的剧院。我到现场支撑她们是固然的。”小一仿佛觉得我的问题有些过剩了。
阿奇在喜爱GNZ48以前不了解有AKB48,他也不迷动漫。在和其他粉丝的相处中,他总结粉丝们的一点共性:“喜爱48的人许多都是二次元文化的粉丝。”
“中二”和“燃”是二次元世界的特点,在那里,单纯和一根筋的努力和坚持终究都会有所回报。
“他们的感情可以很纯洁,”阿奇说。48系从一个小小的剧院起飞,一步一步走上更大的舞台。成员们从第一次表演的紧张,到与粉丝互动时应答自若,还时不时来一句“神应答”挑动粉丝的情绪。她们付出的努力,变化的进程粉丝们都看在眼里,都有份介入。偶像的梦想是由粉丝共同完成的。
小一的梦想是成为台上的一员。她经常在学校的流动上表演节目,很享受在舞台上的感觉。星梦剧院如果能成为她表演的舞台那该有多好。她刚刚参加完八期生的招募面试,仍是没有通过。这是她第二次参加招募了。爸爸反对,觉得这么做旷废了学业。妈妈倒是支撑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或许她觉得我不可能通过,”小一笑着说。
我问她,如果通过了最少要休学一年,不怕耽误了高考吗?小一说:“确切要影响学习,然而也会有其他收成。我去面试前已做好了思想筹备。”
有些人说,48系给了这些女生虚妄的明星梦,挥霍了她们的青春。南都周刊记者问逸彦,你那末喜爱她们,不会替她们觉得惋惜吗?逸彦说:“这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且我不赞成这是挥霍青春,学习也能够是挥霍青春。做每件事的同时都在抛却另外一件事,没有啥惋惜的。”
阿星则表示偶像们其实不是傻瓜,她们都有自己的打算和规划。“如果有人选择退出,我也完整尊敬她们的抉择。作为粉丝,自己的偶像能到达她们心中的目标就知足了。”

END


















【公众号】:南都周刊
【微信号】:nbweekly
【微宣言】:有温度的新媒体

下一篇:不是给祁同伟洗白,而是希望这样的反派角色越多越好
*版权声明及防欺诈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