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前卫网

TB前卫网店铺大全为您精选最好的精品店铺导航,欢迎您。收藏本站

十年共成长:孩子,我要你快乐

栏目:育儿心经   发布时间:2016/12/28   来源:睿妈看教育   编辑:ruimakanjiaoyu

孩子
盛琼,1985年安徽省文科“高考状元”,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在电视台工作多年,历任记者、责任编纂、栏目制片人、频道副总监等职,担负大型电视专题片、文艺晚会、尤其节目的总撰稿及编导。她现为广东省作协专业作家。已经在各类杂志、报纸上发表小说、随笔两百多万字。出版有长篇小说《生命中的几个紧要词》《我的东方》等多部。并以短篇小说《老弟的盛宴》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她育有一个卓越的女儿兰兰。兰兰是个得才兼备、素质全面、能文能武、仁慈宽厚、乐观阳光的好学生。曾经获过全国中学生作文竟赛一等奖、广东省生物奥林匹克竟赛一等奖、广州市青少年科技立异大赛一等奖。她写的文章曾经在《羊城晚报》《广州日报》《深圳特区报》《晶报》和《天涯》等多家知名报刊发表。她曾经被歌德学院选中,赴德国参加全世界青少年夏令营流动,还曾经参加2011年哈佛中美学生领袖峰会。她表演的文艺节目曾经多回登过学校艺术节、英语节的舞台并获奖。她热情公益,曾经担负义工队队长,踊跃参加支教、捐款、义卖等流动……
今天,我们跟随这位“状元妈妈”,看看她眼中女儿的十年之变。

依然记得进入新千年的那个夜晚

孩子

  仍然记得进入新千年的那个夜晚,我穿戴一件厚厚的大衣,围着厚厚的领巾,坐在电视台的机房里,和几个同事一块儿,夜以继日地做着四十八小时直播节目。这个尤其节目名为“曙光”,需要不中断地直播本市各界为迎接2000年到来所举行的祝贺流动,还会转播一些世界各地的流动画面。而我作为全部节目的总撰稿人,除事前写好解说词外,还需要依据各路记者发还的现场报导,临时编写一些串词,供主持人在演播室现场解说。
  由于是一次重大的直播流动,台长、导演、切换、技术、主持人等各方角色,都在机房里厉兵秣马,竭尽全力,惧怕产生啥过失和意外。
  “1号机,1号机,你那里筹备好没有?镜头马上要切过去了!”“倒计时十秒,现场主持人做好筹备!”“插播磁带筹备好没有?停在第一帧画面上!”“声道,声道,注意把声道推上!”机房里一直响着这样紧张而有序的命令声,还有进出奔忙的身影,像是正在发起总攻的战地指挥中心。而此时的我呢,在这样纷扰的环境中,必需集中精力,紧盯屏幕,在脑子中培养出无数只鸽子,并且随时筹备让它们朝着一个既定的目标,幽美而迅疾地飘动起来。是的,我们迎接的可是新千年的曙光,千年一逢的机遇啊。我得使自己豪情飞扬,思路洞开,以便才思能顺着笔尖,及时地化为跳跃麻利的文辞。
  四十八小时,不眠不休。饿了,吃盒饭;困了,就裹紧衣服,靠在椅背上,像棕熊似的打个盹。人在亢奋状况中,其实不感觉如何疲惫。我终究顺利地完成为了任务。长舒一口气后,我才想到,自己就在这类高度紧张中,跨入到一个新的千年。我也在全球各地的转播画面中,明白了全人类至于新千年那种热切的期盼心理。
  千年仿佛一梦。梦醒后的人类,更觉藐小、凄慌、虚空。人们仿佛早就巴望着一个新出发点的到来,以便检阅过往,整理行装,从新动身。尽管时光照旧像流水,无痕无迹,但我们仍是想给它打上一个欢庆的结点,并祝贺美妙的未来能像曙光同样,从那结点中,喷薄而出。
  ——十年过去了。在全世界规模内,战争,仍然。穷困,仍然。罪行,仍然。痛苦,仍然。探索,仍然。人道,仍然。可是,有啥不同呢?一些人来了,一些人走了。萌芽,成长,绽开,死亡。还有呢,污染更严重了,环境更糟了,信仰更缥缈了,贫富差距更迥异了,互联网更发达了,世界更平面了,全世界化更科普了,信息更纷纷了,文娱更群众了,艺术更草根了……
  无非,最大最大的变化,我想,仍是来自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我们的祖国。十年,从温饱到小康,从浮躁到稳健,从片面到融洽。一些迷雾正在消散,一些尘埃正在落定。奥运会的华彩,地震后的爱流,金融危机中的坚挺,在一次次冷艳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不看重这类突起的气力,不聆听来自china的声音。世界的格局正在产生变化。这是否预示着在西方文明之路之外,我们博采众长,另辟蹊径,独创出另外一条复兴之路呢?或许,政治家、思想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可以给出这样那样的分析。而作为一个普通的写作者,一个孩子的母亲,我只想记录下一点关于自己孩子的真实、零散、琐细的感受。

  如果说,作为母亲,我没有一点绝望,那是假的,但我并无逼迫她,没有给过她压力,更没有责怪过她。她自己想学啥,家里就给她创造前提,她不想学了,那就停下拉倒。她回家,我问得至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今天欢乐吗?欢乐就好。我老是反复对她说,身体健康、心理健康最首要,其他的,随你自由。有时功课太多,她不想写,我只好硬着头皮给老师打“讲演”,费尽心思找理由,帮她“蒙混过关”。一有空,我们便带她到各处游览,在湖光山色中,让她感受自然、感受美。而对一些公益流动、社会实践流动和体育运动,我们却看得很重,老是激励她踊跃介入,还免不了抽出时间,身体力行。实际上,在所有的礼物中,我只挑了同样礼物送给女儿,那就是“童年的欢乐”。
  固然,成长也伴同着挫折和眼泪。她的叛逆期,是在小学六年级,没有啥征象就来的。那段日子,我骤然感到,一向乖巧的、喜爱和家人交换的孩子,骤然变得目生起来。她的额上爆出了很多青春痘,脾气暴躁。她拿自己的零花钱,在同窗间到处请客,买各种毫无用途又挥霍时间的小玩意,借各种大人都不敢看的“鬼故事”书终日看,自己把自己吓得晚上不敢一个人睡觉,却又管不住自己。她放学不回家,到同窗家玩,羡慕人家的名牌服装和鞋子,凡事总和家长对着干,你说东,她必定说西……
  怎样办呢?短暂的焦虑以后,我选择了说理,尽可能克制自己,防止产生剧烈冲突。固然,更首要的,就是等待。这需要无尽的耐心。把道理说清楚以后,我仍然激励她,对她说:“你是一个好孩子,恐怕是压力大了,有点不适应,就像一个得病的人,调剂调剂就没事了。”周末,我们带她看电影、放风筝、远足,在她无端发火的时候选择默然,等她自己觉悟,转变。骤然,有那末一天,她又没有征象地,变回了从前的好孩子样子。后来,每一每一提到那段日子,她都不好意思地说:“谁没有叛逆期呢?你们大人不是还有更年期吗?我阅历一次,就毕生免疫了。”她还真是说话算话。初二、初三的时候,她见同班同窗中有人呈现了叛逆行动,还回家笑着说:“我现在不会叛逆了,早有免疫力了。”
  至于这段旧事,后来我才在收拾房间的时候,看到她初一时写的一篇周记,真是不看不了解,一看吓一跳。在这篇名为《我的烦恼》的文章中,她这样写道:

  我一贯是个无牵无挂的人。说是无牵无挂,其实就是单纯、乐观。我的童年风平浪静,几近没有啥“烦恼”的概念。但是任何事物都在发展,在变化,当我升到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啥都不如从前了。
  一切都从开学时我平白无故被选为班长开始的。那时,班上正在时尚“请客”的风气,我被裹在其中,时常被人拉去“胡吃海喝”一番。我自然是不能接受这类“待遇”的,只好每一次都还钱给那些请我吃东西的同窗。而我的零用钱明显是不能和那些父母都在经商的同窗相比的,他们随意吃一次的钱,就是我好几天的零花钱了。
  我不好意思向父母多要,开始想办法躲。我觉得是自己的“乌纱帽”惹出的祸,所以,就辞去了“职务”。然而,我错了。
  班上有个“小团伙”。由于我的成就不错,他们时常要我拿功课给他们抄,我不敢谢绝,由于他们是一帮小混混,好像跟社会上的人还有往来。我成为了“误入虎口的羊”。
  到六年级下学期,我的成就被他们那帮人“整”得降落了好多,而且,他们把班上原本隐蔽的“早恋”公然,许多同窗成为了到处传布绯闻的“信徒”。我再次恶运难逃,被他们说成为了好几个绯闻的主角。
  首先,由于我家住在他们“大哥”家左近,那些“好心”的小弟们就给我戴上了一顶高帽:大嫂。唉,我有啥办法呢?其次,从我处的“地舆位置”来看,也十分不利。我前面坐着他们的“三弟”,后面是“五弟”,隔一条走廊,旁边就是“大哥”。还好,我的同桌是女生,不然真是“十面埋伏”啊。因而,在风闻中,我就稀里糊涂地跟他们几个“兄弟”扯上了关联。后来,更无厘头,说有啥中学生和我交往,而那人的名字我都没听过。
  最后,我只好封锁自己,和哈利·波特一块儿学“大脑封锁术”,不去理他们,终究,在期末,我解脱了出来。
  我现在很欢乐。当叙述这些曾令自己痛苦的旧事时,我已不惧怕了。由于烦恼是泡泡,太多太大,它自己就会爆炸,反正,怎样样都困不住我的好心境。

  女儿初一时的班主任在她这篇周记的后面,写下了“出淤泥而不染”的评语。而我看到这篇周记的时候,又是惊心又是庆幸又是感慨。真没想到,在我的眼里仍是“B B仔”的女儿,竟然阅历了这么一段心路历程。我特别庆幸,自己当初选择了“耐心等待”和“热忱激励”这样的教育方式,尽管有焦虑、伤心、绝望,但都埋在了心里,没有跟孩子产生啥冲突,从而防止了给孩子造成更大的压力。由此想到一切的叛逆孩子,他们必定都有许多鲜为人知、也不愿意告知家长的苦恼,必定也经受着巨大的压力。社会如斯繁杂,各种风潮不可能不波及到校园,而因为他们毕竞年幼,许多在大人看来无关紧要的小事,又容易被他们的小脑袋瓜无穷放大。在这样的时候,我们除给他们更多的温暖和激励,还能有啥别的选择呢?看着女儿的周记,我深深感叹:唉,成长中的孩子,真的是最不易也最了不起的一群人了。
  叛逆刚过,打击又来。初中时代,因为女儿进的学校,兼为全省奥林匹克竟赛学校,她们学的是奥数课程。班上的同窗个个都身怀绝技,不但在全国、全省奥赛中屡屡获奖,还时常被当做“种子选手”,进入国家集训队,代表china参加国际竞赛。而我女儿小学时从未学过奥数,跟那些特永生比起来,自然成就平平,有时竟然不及格。小学成就一向优良的她,遭到了有生以来最繁重的打击,自信念大为挫败。
  她在一篇周记中写道:“来这里读书,我觉得就像在‘自讨苦吃’。周围的同窗都是学习‘狂人’,成就好得惊人。至于在学科方面不是天才的我来讲,简直就是一种讥刺。再加之第一次离开父母住校,更是雪上加霜。我感到很压制,不能不承认,自己这一次是摔倒了。”
  那时,我去学校看她,她一见到我,就眼泪汪汪地控诉不想学了。而我呢,老是大大咧咧地嬉笑着,逗趣着,为她打气撑腰:“考试就是练习,不及格就不及格嘛,想学多少算多少,如果你有其他的兴致喜爱,就去做其他的事情,反正不管你考多少分,我永久都是你忠诚的粉丝。”我又戏称那些奥数试卷,是“变态”试卷,除那些“变态”学生,谁能做得出来呢?大学毕业生也做不来呀。在我的玩笑中,女儿的心境放松下来。她开始打网球,学剑术,练瑜伽,乃至还买来毛线,织起了领巾,做起了手工,说是要啥“DIY”。她终究把成就的包袱放了下来,笑容又回到了她的脸上。出乎意料,她那刚刚入门不久的剑术,再融入一点自编的跳舞,竟然一途经关斩将,站到了全校艺术节的舞台上。
  那天,我在台下,猫着腰,给她拍照。她穿了一套大红的技击表演服,化着淡妆,束着腰带,头发高高盘起。正所谓“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啊。台上,两个高中小哥哥正在合唱周杰伦的《菊花台》,而她则在那婉转伤感的旋律中,持一柄长剑,翻转腾挪,舞出了飒飒秋风,飘飘落叶。我从心里为她喝彩,却不是由于她出了风头,博得了掌声,而是由于,她终究能凭仗自己的努力,从低谷中站起来。她的自信承受住了挫折的考验,化成为了一枝傲霜的菊花,灼灼开放。
  走出低谷后,她又在周记中写道:“一提到自我赏识,许多人都会联想到‘自恋’二字。‘自恋’是一种心理病,而自我赏识,对我而言,却是我人生低谷的止痛药。每一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只是看你会不会自我赏识罢了。与其苦苦等待他人去发现你的长处,还不如自己想办法,让它发光发烧。”
  带着这样的自信,女儿中考时,施展卓越,又考上了这所学校的高中,与她的那些“天才”同窗,继续着同学友情。固然,这次,她脱离了“奥数”的深渊,进入到普通班学习。
  
  这些年,在陪伴女儿成长的进程中,我感到,“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那种功利式的教育模式,已引发众多家长愈来愈强烈的反感了。相反,顺其自然、健康欢乐、充溢爱与尊严的欣赏教育方式,在家长中更能引起共识。基于价值观日趋同等、多元,80后孩子成长中那种普遍的“急功近利”的做法,已被愈来愈多的90后、00后家长所摈弃。外国人眼里包括贬义的“china妈妈”,那种代表着功利、攀比、虚荣、约束、干涉、不撒手这些词语的可怕的“china妈妈”,这十年来,数量已经在渐渐减少。而我以为,母亲的素质,恰是一个民族文明素质的紧要所在。一种更为理性、同等、自由、温情、开阔的教育理念,正在一些处所悄然成型——固然,积习难除了,更广泛的转变还需要光阴。
  这十年,我的女儿读完了小学,读完了初中,现在,她已是个亭亭玉立的高中生了。她阳光而不失仁慈,独立而不失稚气。在家里,她娇憨率性;在学校,她谦逊有礼。出缺点,无烦恼。成就一般,素质全面。不喜作业,热情公益。最爱妈咪却不看妈咪写的书。不追星,无偶像。不看碟,看电影,听播送新闻。常读哲学、历史书籍。环保观念强。狂爱动物。抱玩具熊睡觉。喜爱漫画、西餐、运动和外国时尚音乐。在Facebook上跟中外学生交换。口头禅一时一变,从愁闷、超赞到纠结。有摄影巨匠的美誉。会做早饭。丢三落四。有时不自觉地咬手指。自己买衣服和护肤品,不要名牌,却讲求品质。对家人一切想表示亲热的妄图,都坚决予以抵制。面对这样一个半大不大的孩子,啥事情,父母都让她渐渐学着自己选择,并告知她,也要自己承当责任。  在英国期间,学生们还参观了很多的博物馆。有感于英国博物馆建设的完备,学习之余,女儿就用英文设计了一个调查问卷,并在此外两名同窗的帮助下,在外国师生中,进行了一次有关博物馆的问卷调查。回到我们栖身的广州后,她又对广州市的博物馆现状进行了深刻访问,并通过中外对照,终究完成为了一个很有质量的调查讲演:《从博物馆建设入手打造“文化广州”》。在讲演的前言部份,她写道:“我们诧异地发现,在异国他乡的博物馆里,china文物是如斯丰厚美好。在感叹着china文化的博大高深时,我们也十分愧疚,由于我们是在异国的博物馆里,才如斯深入地感遭到china文化的博大高深,而非在我们的故土广州体会到这一点。简单的历史读物、历史教材给予我们的认识和感触,远没有亲眼看见的那末直观,那末震动人心。”她还写道:“2010年,亚运盛会将在广州举办。这是一个让世界知道广州、宣扬广州、展现广州的优良契机。我们应当借此良机,把广州的博物馆建设得更为完美。凭仗博物馆这个浓缩的‘窗口’,把历史文化名城广州,直至具有着左右五千年灿烂历史的china传统文化,以及新china发展的巨大成绩,更全面更生动更有说服力地展示给众人,晋升广州的城市品位和文化软实力,同时也引诱更多的人,传承和发展优良的民族文化。”
  在讲演中,她也绝不讳言国外在博物馆建设中的先进做法,并以此为鉴,对广州市的博物馆建设,提出了许多操作性极强的具体建议。这个调查讲演作为钻研性学习成果,取得了老师、专家的一致好评,在经由答辩、展现、面试等一系列程序后,还取得了广州市青少年科技立异一等奖。
  这真是无意插柳。实际上,我从未对女儿提出过啥请求,假期只是但愿她到处逛逛,好好玩玩,对她,也只抱着与大多数母亲同样的最简单的欲望:健康、平安。可是,她的作为实在超越了我的想象。
  
  去年秋季,学校组织高二年级全部学生,用一个礼拜的时间,到偏僻农村参加学农流动,与当地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目的是让城市里的孩子知道三农,培育吃苦刻苦、团结协作的精神。在此以前,学校召开了动员会,家长和孩子们都了解了,去的那个处所前提特别艰难,学生们需要自己动手割稻子,晒谷子,打井水,用柴火煮饭,到当地小学支教。但同窗们的热忱都很高。女儿去以前把家里的书籍翻出来,挑出一些筹备送给当地小学,又催着买礼物,说是要送给所住的农户家,还上网找资料,知道“家电下乡”政策,说是要完成一个有关家电下乡的“调查讲演”。做好一切筹备以后,她把学校发的一张纸条递给我,那上面写着所住农户的姓名、地址和电话号码。我正要看的时候,她骤然又一把把纸条抢了回去,拿笔把人家的电话号码用力涂掉。她萧洒地说:“你们总喜爱打电话问这问那的,这次不准打电话了,有事我会给家里打的。”
  那个礼拜我还真没“骚扰”她。等她返家后,她两眼发光,滔滔不绝地讲了许多在农村的见闻和故事。让我最受打动的是,她说自己曾经在寒冷的夜晚,把一个衣衫单薄又满身泥土的小女孩,牢牢地搂在怀里。她还曾经在看望一个五保户老奶奶时,把自己的零花钱悄悄塞进她的口袋。她也和住户农民合了影,留下了电话和地址,筹备假期再去看望他,和他维持长时间联络。最后,她无比兴奋地说:“我在乡下还体会了一下当‘明星‘的感觉呢,我们给小学生上完课,分别的时候,那些孩子高喊着‘姐姐好’,让我们给他们签名纪念,签到我手软。”
  她还没说完,电话就响了,原来是住户农民伯伯打来电话,讯问她顺利到家了没有。我女儿打动得眼睛含泪,连连说:“谢谢您,谢谢您!应当是我先给您打电话,讲演一声的,没想到您还记挂着我。等放了假,我就去看您,也欢迎您到我家来玩!”放下电话,她又说了许多喜爱这个伯伯的话。
  实际上,我并无把这次学农流动当做啥吃苦锻炼。这么短的时间,就算吃点苦,至于这些在城里长大的孩子,还不是一种有点新鲜好奇的体验吗?最大的收成,其实,是我看到了女儿和当地农民之间,那种真正贴心、温暖的交换,也就是她对农民和农村发自内心的真挚感情。她乃至说:“我觉得农村人生也挺好的,他们的饭菜很好吃,他们有城里人没有的欢乐。” 在乡下,她同等待人,充溢友爱,付出了最真的感情。而这类对人的尊敬和感情,正是我最看重之处。
  固然,我之所以花这么多琐碎的笔墨,冒着“自诩”之嫌,介绍女儿的故事,其实不是出自一个母亲狭隘的自豪,更何况,我的女儿至今也是个平往常常的中学生,看不出任何“奇才异质”。写这段成长故事,实在是由于我认为,过去的十年,最显著、最根本的变化,就体现在我女儿和她的同龄人身上。他们是我们的孩子,也是我们的朋友,乃至是我们的老师。从他们身上,我显明感觉到一代新人自信又强大的内心。他们发自肺腑地酷爱祖国,为祖国骄傲,却也勇于承认自己的不足,虚心学习世界上一切先进文化和技术。他们根植于china传统,却也能没有藩篱地努力吸收全球的一切营养。他们既传统又现代,既东方又西方,既塌实又有梦想,既爱国又不排外,既自信又不自大。尽管他们也有这样那样的缺陷,尽管他们的心智还不成熟不乱,尽管未来仍有没有尽的挫折、风雨在等待着他们,尽管作为母亲,我依然只有最简单的心愿,从不奢望他们能获得啥了不起的成绩,但由于他们,我会发出最真心的赞成,最宽心的笑容,并因而对未来再也不悲观。
  
  “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一恍忽,青春已经如绿叶,渐次凋零。这十年,作为母亲,我也在和孩子一块儿成长。
  从一个电视工作者,到银行白领,再到专业作家,我从人群中一步一步地退离出来,退向了自己的内心。至于人生,我维持距离,因此更为苏醒。我把自己的灵魂,当做人参似的,浸润滋养起来,用书籍,用思考,用自省,用文字。真是愈深刻,愈悲悯。由于写作,我经常需要去体会细密的感受,剖析繁杂的人道,发掘人心的诡谲。以我喜欢纯朴单纯、寻求简单澄明的本性来讲,这样的作业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的。文学之路,崎岖波折。我能用文字捕捉到人生的真理、心灵的密码、艺术的灵光吗?忧郁,我有;困惑,我有;笑,有;泪,有;只是,没有,历来都没有,懊悔。
   至于个人,我不想说啥但愿的话,由于个人,如露如电如尘,祸福旦夕之间。那末谁又能在时光眼前,强大、从容、无所害怕呢?谜底就是——做母亲的人。有啥值得耽心的呢?由于,孩子正在长大。
  十年,幼小的树苗都已勃勃成林。那里,孕育着一个民族的未来。
  是的,或许变化不是一挥而就的,但变化正在产生,并且,不可逆转。

十年共成长:孩子,我要你快乐

网友评论:
苏艳华: 很多快乐教育的育儿文章描述育儿成功的标志最终还是孩子如何如何成绩好,如何如何进了名校,骨子里并没有摆脱以成绩论优秀的思维。这篇文章最打动我的就是说到,孩子成绩平平,最后离开奥数班进入普通班,但孩子真的开心,收获了其他方面的成长。这样的“故事”或许更加真实,也更接地气。说实在的,最终开心的孩子可以很多,真正优秀出类拔萃的孩子毕竟是少数。

【公众号】:睿妈看教育
【微信号】:ruimakanjiaoyu
【微宣言】:睿妈,在中国和亚洲最好的大学工作过,与全球最好的大学擦肩而过。六岁乖女妈,倡导合适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

下一篇:你是婴儿思维吗?这么害怕被我误导(黑白先生)
*版权声明及防欺诈提醒